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迎新美女小白
迎新美女小白
简单介绍哈,我叫蛋疼,毕业有一段时间了,写点文纪念曾经的经历. 女友叫小白,在我大学二年级的时候里认识的。
  才认识小白的那天,我负责新生接待。当时我是学生会文娱部副部长,我们在学校门口不远处设了几个接待点.
  「欢迎新同学来学校报到」几个大字横幅在我们头顶飘扬,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其他干事吃午饭。而今天是第一天,新同学报到少的中午就由我来顶着,正趴在桌上百无聊赖地抱怨连个美女都没有的时候,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打断了我。
  「请问……老师……女生宿舍18号楼怎么走?」我抬头眼前一亮,前面的女孩拖着一个行李箱,一米四、五的个子,齐肩秀发和齐眉的浏海搭配瓜子脸衬托出细腻的五官,两鬓青丝调皮地挂在耳边。
  她上半身是白色小可爱的吊带,锁骨的滑润在阳光下格外的耀眼,下半身是黑色的雪纺半透明短裙,大概高出膝盖15公分。白色的丝袜掩盖不了饱满的小腿,一双灰色平底凉拖恰到好处地显示出了一双较小的玉足,我原本狂躁的心如同非洲平原狂浪的野猪「嗷嗷」嚎叫起来。
  正经端坐,我尽量忍住猥琐的想法,保持平视的对她说:「你好!同学,我不是老师,是新生接待员,你的学长,叫我蛋疼哥就好!」「蛋疼学长你好,我叫小白,是今年护理专业的新生。请问你知道女生宿舍18号楼在哪儿吗?」脆生生的声音麻到我骨子里去了。
  「嗯……」我想了想,对她说道:「反正中午没人,我带你去吧!」「那太感谢你了,蛋疼学长. 」她惊喜的一笑让我愣是停下了准备迈出的步伐,发现我异常举止的她微微脸红.
  「你真漂亮!小白。」我忍不住承认自己的失态.
  「谢谢学长……」小白已是满面桃红,低下头默默拖着行李箱跟在我后面。
  到了18号楼,跟管理员阿姨打个招呼拿了钥匙,领了卧具,就抬着行李箱上楼了,毕竟开学的时候男生帮女生搬东西是允许进入的。
  小白的宿舍在顶楼七楼,当然整个过程都是我搬运她那个行李箱了,她提着较轻的卧具走在我前面找寝室。
  飘飘的短裙在前面来回地晃动,本来半透明的雪纺在近距离下我几乎可以清楚地看到小白深处雪白的大腿、白色丝袜根部蕾丝的花边和内裤的轮廓,搬着箱子的我也感觉到下面的小弟坚挺地立了起来。
  上楼梯时,小白发现我距离她远时还不时停下来等候再继续上楼,裙沿时不时飘上,白色的内裤终於很配合地不时出现在我的眼帘,本来低头搬箱子的我开始直直地盯着小白娇小的翘臀。
  小白似乎并没有发现异常,继续一蹦一跳的上楼,而我的弟弟也明显地支起了小帐篷。
  终於到了她们宿舍,才发现小白是报到最早的。我准备下楼了,小白从箱子里拿出一瓶水,让我坐着休息一会儿,而她开始收拾行李和卧具。
  小白拿出一张帕子开始擦桌子和上铺的床,那双素手擦过我身边的桌沿时,小白几乎是趴伏在桌子上,我的角度正好可以从她精巧的锁骨望到一双可爱的乳峰,不过最让我收不住眼神的,是我发现小白居然没有穿胸罩!粉色的玉峰让我直直的盯了好几次。
  『不过不得不说,很平……』我心里想道。
  我努力地忍住笑容,但是嘴角的上弧还是让小白发现了异常,她惊讶的问:「学长,你笑什么?」我摇头不吱声。
  她想起刚才的动作,本来白嫩的脸突然一阵桃红到脖子,低嗔道:「学长,你好坏!」我站起来,有种克制不住想抱着她的冲动,但是自己还是强忍着,走向她问道:「你相信一见锺情吗?」「学长为什么这么问啊?」小白红彤彤的脸色格外的可爱。
  「因为我发现自己迷恋上了你,做我女友好吗?小白。」我拉起了她的手。
  「我考虑一下可以吗?」小白低下头,小声的回答道。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吻了下她的额头,说道:「等你收拾完了,晚上一起吃饭,告诉我答案好吗?」「嗯……」她点点头.
  「学长!」我要转身离开时,小白低声说道:「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别人?」「告诉别人什么?」我故意装傻。
  「学长你好坏!」小白说着扬起玉掌打来,我连忙落荒而逃。
  ***    ***    ***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不过晚上还是来得不慢。
  走下寝室的小白显得格外清爽,我邀请她到外面吃饭,小白挑选了一家学校门口的烧烤店。
  小白说很长时间没尝烧烤的味道了,今天我请客要好好吃一顿,我当然乐意让她尽情选择菜式。而烧烤店的老闆自然开心的在一旁忽悠多点,小白高兴的不时蹲下、站起开始选菜。
  小白的个子本来就不高,胸部也是飞机场型,不过我喜欢. 当她弯下腰去,胸前的吊带自然垂直成一个圆弧,我在小白身侧都能饱览小白一半曝光的酥胸,我想正对面不到半米的老闆应该可以窥视全豹了。不经意地一瞥,老闆果然假装正经的对着一边,眼珠子却一动不动地盯着小白胸前欢快跳舞的一对赤裸玉兔。
  我们点完菜在一个角落坐下,小白坐我旁边。吃过烧烤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街边烧烤店的凳子一般都是十分矮的,小白在我身边坐下,我自然地看了眼她修长的大腿却再也无法收回眼光。
  小白的短裙已经随着她坐下从腿上滑下了少许,自然地露出了完整的一双玉腿,从娇小的玉足到大腿根处白丝尽头的蕾丝,在昏黄的灯光下一览无遗!
  老闆不时回头看看小白的秀腿,关注着这边的春色。我在一旁假装没看见,拉着小白的小手问道:「小白,做我女友好吗?」小白听后,脸又绽起一抹绯红,羞涩的问:「你喜欢我什么啊?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啊!」我见小白没有拒绝,感觉有戏,连忙加把火说道:「我相信一见锺情!我看见你第一眼就爱上你了,做我的女友好吗?小白。」小白没有回答,低下更加绯红的头.
  「好不好啊?同意不同意啊?我可爱的小白。」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决定死缠烂打,忍不住把她往怀里拉。
  听到她低声说:「看都被你看过了,同不同意还不是一样啊?」小白细若蚊语的声音让我格外开心。
  我一把拉过小白拥到我怀里,低声问她:「怎么不穿胸罩啊?」「学长你好坏!」小白娇嗔道:「人家那里小嘛……听说不戴可以自己长大点……」「你可不许嫌弃人家!」小白抬起头继续说道。
  「呵呵,当然不嫌弃啦!只要是小白的我就喜欢,再小也是肉做的嘛!」我调笑着右手顺着小白左肩的吊带滑了进去。
  「学长不要……」小白发现我的意图,突然伸出左手阻止我正上下其手的右手。我本来虚放在左乳的手死死地按在了小白的玉峰上。
  「啊!」小白低声惊叫道。本来就不时关注这里的老闆更是明目张胆的看了过来,我才不管他的眼光,继续手上的动作。
  我感觉到自己碰到小白的乳头时,她浑身一震,我心里一阵狂喜想道:『这么敏感,应该是个雏儿。捡到了!』我见好就收的缩回手,小白对我翻了个可爱的白眼,娇嗔道:「学长,你好色!」我见小白放松警惕,再次伸出搂住她的左手,从她左侧锁骨再次滑进小白左边的吊带,这次有了经验,在小白反应过来前直接拿捏住小白的小樱桃,而且成功让吊带也滑到了小白的胸部下侧。
  小白明显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再次行动,右手无力地在空中晃了下,在我怀里一阵松软,短裙随着小白身体的下滑而完全暴露出了大腿根部和可爱白色小内裤的一小部份,看见私处凹陷的小沟让我的弟弟瞬间顶了起来……我余光看了看周围,除了已经放弃烧烤、专心观看小白被我拿捏着裸露的左侧乳头的老闆,周围没人注意到我们。而小白已是眼神迷离的看着我,喘气娇嗔道:「学长……不要碰那里……这里人好多……我好难过……」『反正都碰了,机会难得,当然要摸够了。只有老闆看看,他又吃不到摸不着的,没关系,就让他看个够吧!』我想道。伸出了右手,向小白已经暴露在外面的可爱的私处小沟摸去……「学长……不要啊……嗯……不要……嗯……嗯……」小白感觉到我在变本加厉的侵犯她时,本来瘫软的身体象徵性的扭动着,当然只能更加燃烧起我欲望的火焰,让我更加上下其手的探索着。旁边的老闆早已停下了动作,专心的关注着我们这边,确切的说应该是小白裸露在外面的乳房和可爱的小内裤。
  我伸出中指轻轻的按压在小白凸显的小沟上缓缓地揉动,怀里的小白一阵痉挛,早已不管裸露在外的调皮的乳头,紧闭双眼、咬着嘴唇,双手挂在我脖子上急促的喘息着……「学长……不要啊……嗯……不可以在这里的……嗯……」望着小白童颜的面容、听着她低声的呻吟,我不顾一旁老闆的窥视,忍不住对着小白的红唇深深吻了下去。「唔……唔……」小白感觉到我亲吻她的嘴唇,自然地伸出娇小调皮的舌头笨拙地和配合着我的动作。
  因为太关注小白的情绪,烧烤店老闆什么时候已经离开我也没有察觉.
  由於我右手开始隔着内裤开始慢慢地抚摸小白小沟,又在专心地深吻着她,捏着她左乳的左手为了保持平衡松了开来;同时,小白左侧吊带滑在了腰际,微微凸起的小峰上粉色的小葡萄这时更是骄傲的暴露了出来,配合着小白扭动的纤腰在燥热的空气中来回轻轻地晃动。
  看到这幕,我的弟弟已经坚硬如钢,顺着小白的娇唇往脖子一路吻向了她可爱的乳峰,当我的舌头故意先轻轻地碰了碰粉嫩的小葡萄,「啊——」小白全身一阵抽搐,不顾羞涩叫道:「学长,快停下……小白不行了……学长……」我当然不能停下了,原本正在舔胸的舌头直接变成一口把整个乳房完完整整的含在了嘴里,感觉微微从私处小沟有渗出香液的右手更是开始卖力地搓揉小白的嫩穴。
  「不要啊……蛋疼学长……快停下啊……小白……不行了……学长……求求你……快停下……」早已神志迷离的小白含糊的呻吟着:「好难过啊……小白好难过啊……学长不要……在这里不要啊……」「在这里不要?」本来上下开弓的我一愣:「什么意思?那即是不在这里就要了?」想来也是,这里虽然在角落,但是人来人往的进来看见这么迷乱的情况太不方便了,那我去哪儿呢?
  在思考的同时,我的手上动作也没有停止,放在嘴里搅动的小峰这时改换成吐出来再吸吮进去,让本来下面有点润湿的私处渐渐氾滥起来。
抬头左右看了看,烧烤店后门微微敞开着,没有上锁,我就横抱着小白沖了过去。打开灯,里面的屋子是用隔离板搭建的,在墙角交接的地方还有明显的缝隙,不时还可以隐约看到外面人影晃动。
  『外面应该是烧烤店的后方吧?』我想道:『怎么没那个猥琐的老闆呢?』仔细观察墙角的那两道缝隙,果然在第二道靠门的缝隙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下半身黑色厨师围裙隐隐闪动,『居然在外面偷窥!』我一惊,随即又更加猥琐地想道:『反正他看得着吃不到,让哥哥蛋疼,让别人头疼去吧!』外面已经是天黑,除了他,应该没有人会发现这里正在上演一场精彩的春宫吧?『反正用人家的床,给他免费表演一次也算是付房费了。』我如是想道。
  屋子的面积很小,没有窗户,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放电脑的桌子,应该是老闆非法搭建的起居的地方。我把瘫软的小白放在床上,反锁了门,看见小白紧闭双眼,满面桃花娇喘着。
  她似乎也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几乎赤裸的胸部随着急促的呼吸浮动,淩乱的黑色短裙下遮不住那诱人的私处,修长的白丝双腿紧闭着更添了我无限欲望。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什么好装君子的,扑到小白身上一阵狂吻,我把她的两根修长的吊带拉在腰际,这样两个晶莹剔透粉嫩可餐的小葡萄充份地展现在我眼前。
  小白伸出双手想要遮挡,而我则把她的小手腕轻轻地压在双肩两侧阻止她微弱的反抗。当然还有墙外的猥琐老闆,至於他能不能看清楚,就不是我的事了。
  「蛋疼学长……可不可以不要……」渐渐有点回过神的小白轻咬着嘴唇,低声的问道。
  「不要什么啊?」我故意装傻,同时舔向右边的小葡萄,左手搓揉起小白的左乳头.
  「不要……不要那个人家……啊……嗯……唔……」小白的双峰在被我攻克的同时,她又开始了一轮抽搐伴随着呻吟。
  「卡——」墙外传来奇怪的声音,我也没理会,『估计是猥琐老闆忍不住开始打飞机了吧?』我邪恶的想道,内心一阵偷笑。
  在正面战场上,我顺着小白的乳峰一路吻到了肚脐,这时她的吊带也被推到了和短裙一个位置的腰部。小白努力地摆动着纤腰像是想摆脱我的挑逗,又像配合我的进攻,我感觉时机差不多了,逐渐把进攻部位向小白的嫩穴舔去。
  「啊!」当我俯往肚脐下面时,小白再次试图用手来阻止:「学长——那里不要……髒……」「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我介面道,然后不管她的阻挠,也不脱掉她的内裤,直接拨弄开内裤到一边。
  『这才是最正点的白虎啊!』入目的粉穴让我一阵狂喜。微微泛黄的一撮体毛柔柔的搭在白嫩的小穴上,没有一丝瑕疵;微微展开的大阴唇露出两瓣桃花,桃花深处的蜜穴从那层诱人的薄膜中流出粉玉带白的香液,整个阴户像一块完美的碧玉让我心动加速。
  如此尤物还等什么呢?我毫不犹豫地舔了上去,「啊——」小白已经克制不了,放开娇喉呻吟起来,全身剧烈地震颤着:「学长……小白不行了……学长,小白要泄了……小白要泄了……」当强烈吸吮过后的嫩穴已经泛起了诱人的粉红,一小股白色的香液从嫩嫩的粉穴蜿蜒地顺着小沟淌过雏菊流到小白的黑色雪纺丝裙上。感觉到小白抽搐的一双秀腿,我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掏出自己的早已准备就绪的弟弟。
  「小白。」我轻声的低唤。
  「嗯……」满面桃红的小白迷离地答应道。
  「我进来了!」我说道:「第一次会有点痛。」「嗯……」小白似乎神志还沉醉在刚才抽搐的状态.
  我把小白的内裤慢慢褪去,彻底暴露的小穴格外娇嫩,早已坚挺的弟弟对准小白早已氾滥的粉穴,挺直腰身,一炮到底。(我当时不是处,但是我个人一直觉得,一波流才是开苞的王道,早痛晚痛都是一样的痛。)「啊——」小白一声惨叫,一双小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双肩,「呜……呜……呜……好痛!学长……「小白哭着呻吟道。
  『好紧!』这是我艰难进入的第一感觉,再低头看见一丝红色顺着爱液混杂流得小白的白丝、黑裙、老闆的床单、我的弟弟上满是这见证第一次的香液。
  『该死!太紧了,我要射了,我操!』我感觉自己被紧夹的弟弟快要失控,立即开始调整抽插的速度。
  「小白,还痛吗?」我降低速度,轻声在小白耳边问道。
  「嗯……啊……啊……蛋疼学长……小白好舒服……嗯……啊……小白不行了……小白软了……学长……放过小白吧……啊……啊……啊……嗯……嗯……嗯……「小白的告饶让我更加快速的抽插。在我循序渐进下,慢慢地开始她开苞后的第一个高潮,我也不时吸吮起她的两颗赤裸的小葡萄,拿捏她可爱的小脚,亲吻她大腿深处,刺激她的小腿肚子。
  在一波又一波加速后,被夹得紧紧的命根让我实在忍不住加速,「小白,那我射了?」我连续地抽插进入最后的冲刺。
  「嗯!啊……啊……泄了……泄了……小白丢了……学长……啊……」小白已放开娇嫩的深喉,大声的呻吟道。
  「啊——」喷射完最后一滴精华,小白紧紧地抱着我在我肩上低泣,我们的交合处紧紧地黏在一起。
  「小白,」我捧起她的脸温柔地说:「蛋疼哥哥从今以后一定好好的待你好吗?」「嗯……」小白点点头,低声说道:「蛋疼哥哥,小白以后是你的人了,你要答应人家不能随便欺负人家。」我当然指天画地的连忙同意。
  「噗哧」我的弟弟从小白的嫩穴滑出,带出更多红色混合的爱液流到我们下身和床单。「啊——」小白带着懊悔呻吟了一下,一双玉足夹得紧紧的呈弯弓一般,发现我正色迷迷地看着她时,连忙红着脸把头埋在我怀里渐渐沉沉的睡去。

【完】